phone 服务热线:0577-86536130

新闻资讯 / News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    苍南电梯:7年已过,电梯何时能装上

    苍南电梯-温州晓峰电梯有限公司关注: 

    杭州83岁的庞老师每天都看新闻,他最关心的一类新闻是和老小区装电梯有关的:哪个省有老小区装上电梯了、哪个城市出了什么新政策。这些他都会记下来。

    上周,庞老师看到:杭州上城区公布5处试点加装电梯名单,柳浪阁1幢3单元有望成为成功安装首例。

    这让他不由想起自己所在的华家池34幢:这幢又名教授楼的居民楼,7年前就开始张罗装电梯的事,就在今年上半年,差不多全杭州人都觉得它马上就要装上电梯了:楼里住户平均年龄在80岁以上;大多数是浙大退休老师,彼此是同事,邻里关系和睦;包括安装费用、效果图等在内的方案已经过了公示期……

    但今年4月,由于有人反对,此事按下了暂停键,至今没有进展,而且按照华家池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的说法,“现状还不如以前,原本只有一户提出反对,如今本来中立的两户也提出反对意见。”

    近日,钱报记者回访了这个小区。

    变得微妙的邻里关系

    庞老师住在华家池34幢,这幢建于1995年的独立单元楼共六层,楼下有一个小花圃,这个季节,凌霄花长得正好,一直从楼下开到上面。

    不过,对楼里80岁以上的老人来说,上楼可就累了。

    4月份,安装电梯的事情停下后,庞老师隐隐觉得邻里关系有点微妙,“楼道里再碰到(有异议的业主),有点尴尬。”

    在此之前,34幢的老教授们面对媒体,都不避讳自己的想法,但这次之后,一向积极的庞老师也希望还是不要提名字了,“不想因为这件事,伤了和气。”

    到今年为止,为了装一部电梯,34幢已经用了7年时间。

    庞老师的桌子上堆了厚厚一沓材料:几乎每两年一次的申请报告、每层楼的业主签字、电梯效果图、反复修改的费用分摊方案……

    这些都是这件事一波三折的见证,先是资金问题,再是政策,最后他们万万没料到,竟是卡在了邻里协调上。这本是老教授们以为最靠谱的一环。

    一句话,解决了老问题,新问题就会冒出来。

    2010年,34幢的住户们第一次向学校申请加装电梯,无果。

    两年之后,住户们成立了一个专门的加装电梯小组,再次打了申请报告。

    报告给出了一组数据:当时,34幢共住着75岁以上的老人17人,其中80-89岁的有9人。年纪大了,上下楼梯实在困难。

    和上次一样,这份报告依然没有得到答复。

    曾以为最大的问题是钱

    2015年,老人们打了第三份报告中,三年前那组数据已经变成:住在教授楼里的老教授现在都超过80岁了,其中最年长的离休老干部已达92岁。这份报告得到当时浙大领导的重视,学校基建和房产部门勘察后,认为老房符合条件,可以在外立面加装电梯。

    “我们就找了电梯公司做报价,决定自费装电梯。”庞老师说,他们一开始以为资金是最大的问题,“最初的报告我们是希望公家解决费用,到了第二份报告,我们就提出公家和住户协商解决,第三份报告我们已经明确可以自筹解决资金。”

    有这份底气是因为,在三次打报告前,庞老师等人挨家挨户征询过12户住户的意见,还进行了书面签字。

    “高层住户都同意,一楼两家也同意,二楼一户不参与安装,但也不反对我们装。”

    业主们于是商议了详细的费用分摊方案:建造费、电费和维护费的分摊比例都是一样的。一层不分摊,高层多分摊,低层少分摊。

    但是这个方案上报到学校后,又被搁置了,原因是杭州当时也未出台相关政策规定。

    转机出现在去年,浙江省住建厅发布《关于开展既有住宅加装电梯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》。根据意见,加装电梯需要所在住宅楼整个单元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,但增设电梯拟占用业主专有部分的,应当征得该专有部分的业主同意。

    终于等到了政策。

    业主们在今年打了第四份报告,去杭州市危改办拿到标准版协议书,说到社区盖完章就能进行下一步了。

    但找到华家池社区时,相关负责人觉得事情有难度,因为这只是省里的意见,需要杭州出台细则后,才能落实。

    最后,杭州市危改办、华家池社区专门就此事和业主代表进行了协商,补齐材料后,在今年4月10正式开始10天的公示。

    他们选择了观光电梯,安装费用比封闭式电梯贵5万元左右。但它相对要小巧,占地少,遮光比较少,对低层住户在采光上的影响会小很多。

    “4月20日,公示结束,没有人提意见。我那几天真开心,觉得很快就能用上电梯了。”王老师说。

    谁也没想到,变故出现在4月21日。有住户对公示方案提出了异议。提出异议的是一位老教授的女儿,她表示自己才是房子真正的业主,而父亲也同意女儿今后全权处理这件事。“这实在出乎我们意料,之前几次签字,这位老教授也签了,他也一直在这里住。”在社区的组织下,庞老师等几位代表和有异议的业主进行了商谈,但过程并不愉快。

    一切回到原点,继续等政策

    “装了电梯,安全问题谁来负责?”钱报记者联系上提出异议的业主时,对方表示,“装电梯,这些问题要先解决。社区那边也给我们协调了,你可以去问问。”

    华家池社区相关负责人说,根据他们的了解,对于提出意见的业主来说,钱倒不是关键问题,“他们更关心的是安全问题,比如老人在电梯里出事了,晕倒了,谁来救。虽然电梯公司的人说几分钟之内就能赶到,但他们担心如果老人就在这期间出现意外怎么办?业主的意思是先解决安全问题,再谈其他的。所以就僵在这里。”

    按照该负责人的说法,从3层住户提出反对之后,陆续又有一楼和二楼的两户人家也反对安装了,“原本,这两户是中立的,后来找到我们说,不同意。觉得自己是低层住户,受到影响了。”

    对于安装突然停滞,庞老师和王老师是失落的,他们一个每天要爬50多台阶,一个腿上有关节炎,上下楼就是受罪。而楼道里年纪最大的老人已经94岁,经常三四天都不下楼……

    “我们觉得电梯现在是很成熟的,但说实话,也不能保证不出事。这就像高速公路,每天都会出车祸,那是不是也不能建了?”庞老师说他们不是不接受异议,只是觉得如果拿这个安全问题说事,有点不太合理。

    而对于又有两户提出反对意见,钱江晚报记者昨天再次联系庞老师时,他表示还不知情,“没有人跟我们沟通过,上次的事情后,也一直没人再组织过协商。”

    失落只是一种情绪,庞老师和业主代表们希望事情能再协商,他说:“其实我们觉得社区应该盖章放行,进入下一步程序,毕竟当时反对意见提出的时候,公示期已经结束了。”

    在华家池社区负责人看来,这件事也真当难办。“社区不盖章其实是对大家负责,不是我们怕担责。”

    该负责人说,他们会尽力去协调,实在协调不成,只能等待杭州的细则正式实施之后再说。

    本文由苍南电梯 - 温州骁峰电梯公司发布,转载需要注明:www.wzxfd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