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ne 服务热线:0577-86536130

新闻资讯 / News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正文

    苍南电梯:若有一人反对,电梯则没法装

    苍南电梯-温州晓峰电梯有限公司关注: 

    一片叫好声中被暂停,华家池34幢的遭遇,让人感到意外,但其实也不意外。

    去年,杭州主城区有18个住宅区被列为电梯加装试点单位。记者最近从杭州市危旧房屋改造办公室了解到,到目前为止,18家中只有8家走到了方案公示这一步,而这8家又都无一例外地像华家池34幢一样被暂停,都是因为有人反对。

    老小区加装电梯这件事,听起来很美,做起来,却很难。

    杭州市危改办相关负责人表示,在推动这件事的时候,他们发现,住户意见是最难协调的。上城区在上个星期公布5个试点,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“这5个试点中的部分和去年公布的18个试点重合,这么做是希望区里先行,借助社区街道做抓手,把协调意见这部分工作做在前面,以此来推动问题的解决。”

    有一户反对,电梯就装不下去

    在华家池社区的一位负责人看来,34幢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是有点让人意外,“客观来说,这幢楼装电梯的条件还是不错的,独立单元,影响小,住户多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,年纪都比较大,一开始他们也以为自己楼内的用户都同意了。大概全杭州都以为他们能装上电梯,成为一个样本。但另一方面,提出不同意见,也是业主的权利,不能说不考虑他们的要求。毕竟社区也不能命令谁同意或者不同意。”

    今年3月份杭州公布了《市区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工作的实施意见(征求意见稿)》,目前意见征求已经结束。

    这份征求意见稿,庞老师自然很关心,也仔细研究过,但却觉得“看不懂”。

    “虽然规定加装电梯需要所在住宅楼整个单元三分之二以上业主同意,但又说只要有业主反对,社区就可以不盖章。这意思不是要所有人都同意吗?如果通过之后的细则还是这样,那是不是就搞不下去了?”庞老师说,他们不理解为什么只考虑少数人的意见?也不理解,是不是所有的反对意见,不管合理与否,都能达到一票否决的效果。

    庞老师所说的这条在征求意见稿中的原话是这样的:安装电梯需要三分之二以上的业主同意,有异议的社区可组织调解,调解不成功,社区不予以盖章备案。

    和庞老师一样,关心这条的人蛮多,不少人将它看作是一种“一票否决权”。在网络征求意见稿的留言后面,很多人留言,觉得这条太严苛,只有一户反对,就不盖章,真正实施起来,造成的结果就是规定成一纸空文。另外,还有人留言,低层用户在这个过程中,利益受损,应当得到适度补偿。

    8家进入公示的小区,最后都停滞了

    去年4月,浙江省发布《关于开展既有住宅加装电梯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杭州主城区有18个住宅小区被列入电梯加装试点单位。

    记者最近从杭州市危旧房屋改造办公室了解到,到目前为止,18个小区中共有8家进行了公示,但无一例外地都停滞在了这一步。“原因都是公示期间有住户提出异议。”市危改办相关负责人说。除了华家池34幢,东河丽景苑和柳营花园都是试点中走得比较快的,一度曾被视作标杆。

    丽景苑被看好的重要原因之一是,它有一个先天优势:底层是商铺,一楼没有住户。但丽景苑去年贴出公示方案后,还是有业主因为电梯底部只能悬空到1楼半的位置,觉得进出不安全,表示反对。之后有媒体报道,该小区的方案正在修改,很快就会出台。但记者近日走访时了解到,新的方案始终没有拿出来。

    而无论赞成还是反对的业主,如今都不愿再提及此事。

    柳营社区的工作人员表示,柳营花园的电梯安装方案是在去年公示的,期间就有业主书面或者口头到社区表示反对,“费用只是一个问题,还有人觉得不安全,出入不方便,或者安装会改变房子的主体结构等,后来,发起人也觉得时机不够成熟,就停下来了。”

    对于这项工作的推进,市危改办负责人也表示,目前为止,没有一个项目是零反对意见的。“我们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相关部门总是要有态度,做出判断的。”庞老师觉得,要听听大多数居民的意见。

    即便反对的是少数人,也要考虑他们的利益

    不过,在市危改办相关负责人看来,老旧小区装电梯本身就是件挺复杂的事,对于争议需要多换几个角度来思量思量。

    “这个事情不同于小区划分停车位或者做绿化,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从中受益,有些人可能还会觉得利益受损,不同楼层肯定有不同的想法,比如低层住户就会考虑安全、通风、噪音等问题,即便是少数人反对,这是他们的物权,不能说就不考虑他们的利益。”

    该负责人说,根据他们的了解,也有人在征求意见的时候提议,最好是百分之百住户同意才能安装。另外,对低层用户是否补偿,也是看住户之间相互协商的。“上城区正在抓紧制定加装电梯的试点方案,杭州这方面的实施意见如何,到时候也会考虑借鉴上城区的做法。”

    钱报记者把了解到的信息反馈给庞老师等人时,王老师有些泄气地说,“我看是没希望了。”

    “说句不好听的话,我们是等不牢了,这里最开始的12户人家,有的夫妻俩都是老教授,现在已经走掉8个人,从我们第一次打申请报告到现在,就有两个走了,有个老师第二份报告上还签了名,等到打第三份报告时,人已经不在了。”

    庞老师轻轻叹了口气。

    老小区加装电梯的难题,并不仅仅是在杭州。多数人和少数人的意见如何平衡,这个问题在全国各地都存在,它直接影响到电梯能否加装成功。

    上海:上海一栋建成于1981年的居民楼,一梯5户6层楼,一共住着30户人家,7成以上都是耄耋老人。6年前就开始申请加装电梯。今年初,楼里居民完成了二次征询,30户居民中有29户同意加装,对经费分摊方案也无异议。

    但他们去房管部门申请立项时,却被拒绝了,理由是楼里有一户居民反对,反对的原因被猜测是早前积攒下的邻里矛盾。

    北京:今年6月份,作为北京首个通过验收的老旧小区增设电梯试点工程,和平里一区4号楼4单元以“代建租用”模式建起的室外电梯正式投入使用,

    从开始为老楼加装电梯呼吁,到试点电梯终于装上,其间整整8年。

    加装电梯,到底卡在哪儿

    老小区加装电梯,如此便民利民的政策究竟卡在了哪儿?原来,同一栋楼,每家每户的心思却不一样。低楼层的用不上电梯,不愿出钱。钱的问题还只是一方面。关键是有的住户担心电梯不安全,或者有的认为影响了自家住房……住户各有各的想法,安装电梯只能一拖再拖。多元利益诉求难以协调,把老楼装新梯这样的好政策挡在了门外。老楼遇到的电梯难题,为我们提出了更富挑战性的时代命题:在利益多元化的今天,如何凝聚更为广泛的社会共识?面对一项有价值的公共政策,如何在实施阶段平衡各方利益?

    从个人角度讲,涵养一份同理心,珍视达成共识的价值,是现代人参与公共生活所必须培养的精神气质。而从政府的角度讲,创造各方参与的协商机制,为矛盾双方提供达成妥协的缓冲区,也是公共政策顺利实施的必要条件。可以说,老楼房里上上下下的电梯,承载的不仅是人,更联通着现代人的心,只要建立起合适的沟通方式,就很少有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    本文由苍南电梯 - 温州骁峰电梯公司发布,转载需要注明:www.wzxfdt.com